客服中心

名称:石钟山管理处
电话:0792-6332816
邮编:332599
地址:湖口县双钟镇登山路22号

推荐文章

石钟山文化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石钟山文化
石钟山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山。早在1996年底,石钟山就和庐山一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“世界文化景观”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 
    是的,石钟山作为“世界文化景观”,是当之无愧的。记得联合国专家桑塞尔在考察石钟山时,曾无比兴奋地说:“自然和文化在这座小山上结合得非常完美。”我们登临石钟山,其浓郁的文化气息就会伴着山林清香扑面而来。石钟山文化源远流长,底蕴深厚,闪耀着华夏文明的灿烂火花,直叫人从心底发出赞叹。 
    翻开石钟山历史文化长卷,从内容上分,有大气磅礴的水文化,有美妙绝伦的钟文化,有恢弘壮丽的战争文化,有独具匠心的建筑文化,有玄奥无穷的宗教文化,还有妙趣横生的奇石文化等。从形式上分,有流传千古的华章,有众口传诵的诗篇,还有文化奇葩、艺术瑰宝碑刻、石刻和楹联等。石钟山文化的确博大精深,各种内容、各种形式的文化,既相互区别,又相互关联,相互融合,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。 
一  大气磅礴的水文化 
    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江,鄱阳湖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。长江与鄱阳湖的交汇处,古称彭蠡之口,即鄱阳湖口。鄱阳湖口“上通楚北,下达皖南,为七省之通衢,实三江之门户”。集大江、大湖、名山、名岛为一体,演绎出大气磅礴的水文化。 
    地理上,鄱阳湖口是长江中下游的分界线。石钟山就坐镇江湖交汇处的东南岸,临湖瞰江。鄱阳湖水汇入长江后,水势更加浩大,江面更加宽阔。因此,水是鄱阳湖口一大无与伦比的奇观。滚滚长江,浩瀚鄱湖,江水西来,赤流千里;湖水南至,碧波万顷。江湖交汇,长长一条水文线,两色分明。 
    然而,因季节和气候不同,江水和湖水的颜色往往起着复杂的变化。总的来说,夏秋盛水期,江水浊而湖水清;枯水季节,湖水黄而江水赤。而当盛水期江水猛涨之时,江水水位远高于湖水水位,江水就象脱缰的野马,奔腾倒灌进鄱阳湖,碧波粼粼的鄱阳湖口,顿时变成一片赤色,江水湖水,浑然一体。这就是鄱阳湖口非常著名的景观“彭蠡涛声”。少则数日,多则逾旬,江湖水位渐渐持平,湖水慢慢沉淀。这时,也会出现短暂的江水赤,湖水黄的现象。郭沫若1965年7月7日登临石钟山,见到的就是这种景观,故写下了广为流传的“水文黄赤界”的诗句。 
    站在石钟山上,远眺江湖交汇处,是一条很直的水文线。但若乘游船穿越这条奇异的水文线,就会发现在浑浊的江水中涌动着一团团清清的湖水;清清的湖水中,也滚动着一团团浑浊的江水。在这里看江湖分界线,不是一条直线,而是一条犬牙交错的不规则的曲线。 
    历代许多名人来石钟山,留下了丰富多彩的吟诵江湖水的诗词歌赋。白居易《彭蠡湖晚归》诗云:“彭蠡湖天晚,桃花水气春。鸟飞千白点,日没半红轮”。这是一幅十分美丽动人的“彭蠡夕照”图。 
    刘基对“彭蠡涛声”作了生动的描绘:“长江水浊湖水清,石钟涛击鲸鱼鸣”。 
    王恪的美妙诗句则把人们带进了人间仙境:“千尺危崖俯碧湾,金仙楼阁异人寰”。 
    夏寅吟咏的是蔚为壮观的“江湖两色”:“九江流与鄱湖接,清浊分明见一痕”。 
二  美妙绝伦的钟文化 
    石钟山为什么以钟定名呢?一千几百年来,一直是人们饶有兴味地争论的焦点。由此逐步演绎出美妙绝伦的钟文化。卷入石钟山名争舌战的,有文人学者、达官显贵,还有戎马倥偬的赳赳武夫。他们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各执一词,不肯苟同。石钟山之名最早见于东汉桑钦所著《水经》。《水经》云:“彭蠡之口有石钟山焉”。郦道元、李渤、苏轼等都主张以声定名,但由于考察的方式方法不同,前人总不免被后人讥笑。北魏郦道元为《水经》作注,认为石钟山“下临深潭,微风鼓浪,水石相搏,声如洪钟”。唐代江州刺史李渤于长庆元年(公元821年)来石钟山,“得双石于潭上,扣而聆之,南声函胡,北音清越,桴止响腾,余韵徐歇”。认定石钟山之石,声音有“铜铁之异”,因以得名。苏东坡月夜泛舟石钟山绝壁之下,认真考究,且文章又写得好,一篇《石钟山记》,敢“叹郦元之简,而笑李渤之陋”。清代曾国藩、彭玉麟等主张石钟山以形定名。曾、彭“亲历其境,身经目睹”,得出的结论是,石钟山“全山皆空,如钟覆地”。他们又笑苏东坡“过其门而未入其室”,“笑李渤之陋而不知己之陋也”。今人博采前人之议,认为石钟山既有钟之形,且有钟之声,又成一家之言。但这千古悬疑还是留与后人细细评说。 
    1978年后,特别是跨入新世纪以来,石钟山高唱钟文化,建树尤多。石钟山大门是浓墨重彩的钟文化新作。仿古牌坊式建筑,四根花岗岩立柱,绿色琉璃瓦顶,高踞十八级台阶之上,面对繁华大街,古朴庄重,气势雄伟。门额“石钟山”三个大字,乃郭沫若亲笔。门前蹲着一对饱经风雨沧桑的石狮。步入山门,再上二十一级台阶,眼前赫然显现一片石林。石林前新塑了一尊苏轼石像。石像高三米许,乳白色仿汉白玉。基座正面是苏轼简介及其三次来湖口的简况。左右两侧和背面分别是苏轼月夜泛舟探访石钟、上观音阁和寻访“壶中九华石”的浮雕。苏轼以他一篇《石钟山记》,使石钟山从那时起就享誉海内外。《石钟山记》是石钟山钟文化的奠基石,石钟山钟文化大厦就是在这块坚实的基石上拔地而起。石林之上,有亭翼然,乃石钟亭。置有钟之声的奇石于亭中央,让游人亲手敲一敲,聆听不同凡响的“函胡”、“清越”之音。绕过石林,往上十余步,右侧绿树翠竹中有一座钟亭。亭中央悬挂着一口吉祥大钟,叫和鸣钟。和鸣钟取与石钟和鸣之意,乃锡铜钟。钟体高1.58米,口径1.32米,重2.1吨,含黄金500克及多种贵重金属。钟外观美丽,图案清晰,呈古铜色。上部是钟名和“福禄寿禧”四个大字,中部是石钟山全景图和苏轼《石钟山记》全文,下部是海上日出图。洪亮的钟声与石钟和鸣,形成美妙的交响曲,回荡江湖,远播三省。此钟是石钟山镇山之宝,给人们带来福音,带来吉祥。昭忠祠里,新创编钟古乐演奏项目。编钟是一种古乐器,把一系列铜制的钟挂在木架上组成,用小木槌击奏。各时代形制大小不一,枚数也不同。这里的编钟系仿湖北曾侯乙古墓出土编钟而制。编钟演奏,与击石聆音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梅花厅内错落有致地摆放着石钟山各种奇形怪状的响石,供游人欣赏和敲击取乐。 
三 恢弘壮丽的战争文化 
    石钟山坐镇鄱阳湖口,危崖高耸,形势险要。扼三江之门户,当吴越之要冲,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若许英雄豪杰在这里刀兵相见,浴血奋战,演出一幕幕波澜壮阔、惨烈异常的战争活剧。从大禹征三苗,到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,这里历经大的战事50余起。战争赋予石钟山“江湖锁钥”的称号,战争文化是石钟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 
    从石钟山沿湖而上4公里处,是有名的射蛟浦。传说汉武帝曾射蛟于此。苏辙有诗云:“射蛟江水赤,教战越人惊”。 
    东汉末年,孙策西征,在鄱阳湖口大破庐江太守刘勋。 
    公元208年,曹操拥兵80余万,破荆州,下江陵。周瑜积极备战,操练水军于鄱阳湖。雄姿英发,经石钟山下,出湖口,进兵赤壁,与刘备合谋,大破曹军。从此,曹操再不敢贸然进兵江东。三足鼎立之势,逐步形成。 
    晋朝隆安二年(公元398年)七月,王恭`桓元举兵反。元兴三年(公元404年)三月,桓元至浔阳,逼帝西上。刘毅等奉命率兵追赶。四月,刘毅`何无忌等与桓元在桑落洲(石钟山对面)激战,大败桓元。 
    晋朝义熙六年(公元410年)五月,卢循趁刘裕北击南燕之机,与徐道覆从广州起兵,分两路大举北犯。卢循攻长沙,徐道覆攻豫章,很快占领了洞庭、鄱阳两湖流域,并乘胜顺江东下。刘裕从北方回军来战。两军大战于桑落洲,卢循大败而逃。 
    南北朝宋孝建元年(公元454年)二月,江州刺史臧质举兵反叛。臧质自以为是一世豪杰,早有异图。孝武派遣抚军将军柳元景统率王元谟等严阵以待。臧质领兵来攻,王元谟悉起精兵出战,大败臧质军。臧质逃入南湖(南湖嘴近石钟山)。追兵赶来,臧质摘荷叶盖在头上沉入水中,只把鼻子露在外面。一军士望见,一箭射中臧质。众军拥上,割下头颅,传送建业。 
    元朝至正二十三年(公元1363年)八月,朱元璋亲自率领舟师20万,进驻湖口。陈友谅放弃围攻南昌,率军60万顺赣江而下,入鄱阳湖接战。双方在鄱阳湖交战40多天。最后,陈友谅供给匮乏,众叛亲离,只得冒死冲出鄱阳湖口。朱元璋挥军追击。陈友谅逃到石钟山对面的泾江口,乱箭射中眼睛,贯穿头颅,当即死亡。朱元璋大获全胜,一举奠定了建立大明王朝的宏伟基业。 
    清朝咸丰三年(公元1853年)五月,太平军占领湖口县城,据守石钟山。十一月,曾国藩派水师进攻湖口。太平军与湘军在湖口相持,大战小战,頻繁不断。今番我赢,明朝你输。直到咸丰七年九月,湘军水陆夹攻,经过血战,才攻破了湖口县城,占领了石钟山。此后的几年中,太平军也多次向湖口湘军发动进攻,但一直未能攻取石钟山。 
    如今,石钟山上早已散尽战争烟云。楼阁玲珑,绿树繁茂,小桥流水,花团锦簇。昔日的“江湖锁钥”已不再具有冷兵器时代扼江控湖的军事作用。然而,当我们踏着历尽沧桑的石钟山崎岖石径,翩然追忆千古风流往事,心中一定会迸发出无限感慨。战争造就英雄,英雄血写历史。战火一次次洗礼的石钟山,更加神圣,更加壮丽。战争铸就了石钟山文化的灿烂辉煌。 

四  独具匠心的建筑文化 
  
    据考古发现,新石器时代晚期,石钟山就有人类穴居。至秦汉时期,山上出现了砖瓦建筑。唐代以后,山上建筑的名称始载入地方文献。从唐初至清咸丰七年,石钟山曾有著名古建筑50余处。因历史上战事频繁,屡建屡废,几无幸存。我们现在看到的古建筑群体,主要是清咸丰八年以后,由湘军水师将领彭玉麟主持重新修建。象昭忠祠还是曾国藩奏请咸丰帝,钦命兴建的。石钟山的古建筑古朴典雅,布局严谨而又极富于变化。明显地体现了清代中晚期江南园林的建筑风格。楼台亭塔,榭轩阁舫,祠庙禅林,别墅曲廊,“各抱地势,勾心斗角”。一步一景,处处通幽。更有“云根”云常起,天河水长流。古人刻碑称石钟山为“小蓬莱”,一点也不夸张。 
    昭忠祠是石钟山的主体建筑,面对江湖,视野开阔。曾国藩、彭玉麟均有记,并手书刻碑。曾、彭等若干人为祠撰写的长短联达百余幅。祠前古樟,树大根深,乃140多年前彭玉麟等手植。台阶下辟有广场,广场上两棵桂花树,一棵金桂,一棵银桂。花开时节,清香四溢。昭忠祠右侧建报慈禅林,是彭玉麟为太夫人祭祀、祈福的地方。进大门是一个小天井,前为僧寮,从两侧拾级而上,是高大宽敞的佛殿。殿正中供观音塑像。彭玉麟亲题“报慈禅林”门额,并作七律一首。诗开篇云:“为报慈恩建佛场,层楼飞阁尽辉煌”。紧挨报慈禅林,建坡仙楼。登楼可眺望匡庐群峰。彭玉麟访得翁方纲书苏东坡《石钟山记》墨拓,特请人刻石留存楼上。楼成,彭玉麟作联云:“开窗纳宇宙,把酒对湖山”。昭忠祠左侧建浣香别墅,是彭玉麟等当时的住处。进大门是一小院,院中植如笋奇石和名贵花木。别墅分前后两栋,前为听涛眺雨轩,后为芸芍斋。其间又是一个小庭院,院中有一棵大金桂,形状如伞,枝稠叶茂。院四壁镶嵌着魏征、苏轼、黄庭坚、贺寿慈、郑板桥、彭玉麟等历代名人的珍贵碑刻,还有从民间收集的百寿图碑刻。听涛眺雨轩和芸芍斋大小结构略同,左右两间,中设雅座。芸芍斋后有一亭,名且闲亭。亭前有一小池,水深且清冽。池畔有一棵高大的紫薇树,盛夏开花,花期长达百日,人称百日红。池前石岩壁立,有许多珍贵石刻。尤以彭玉麟题斗大“云根”二字醒目。池上有石板曲桥,过桥即是“桃花洞口,渔人精舍”。此洞不大,却是天人合一的杰作。洞内湿渌渌的石壁上有“第一洞天福地”等石刻,还有彭玉麟题写的三个不同写法的“梦”字。 
    船厅建于临湖百尺危崖之上,形状如同战船。彭玉麟是湘军水师将领,历经数年生死苦战,才从太平军手中夺取石钟山。他建船厅,用意十分明显,就是湘军水师要永镇石钟山。船厅船头高昂,气吞江湖。 
    梅花厅建于石钟山最高处,也称“六十本梅花寄舫”,起名同样离不开舟。又称“卧雪吟香之馆”,颇具浪漫诗意。俯瞰梅花厅,形状象一朵绽开的梅花。周围遍栽梅花树,腊雪飘飘之时,白雪红梅,映衬高楼,景色十分壮观。 
    太平楼面对石钟山大门,巍然矗立。推窗俯纳万景,目不暇接。太平楼建于1864年,原名“飞捷楼”。楼成之时,彭玉麟正好得到攻下太平天国都城天京(今南京)的“捷报”,便以“飞捷”名之。彭玉麟联云:“敢向烟霞供啸傲,不妨谈笑觅封侯”。 
    天河起自太平楼前,至桃花洞口止,长约50余米,半绕梅花厅。从太平楼往梅花厅,有天河桥勾连。桥上观鱼,颇具情趣。水中奇石突兀,景致独特。 
  
五  玄奥无穷的宗教文化 
  
    历史上石钟山庙宇辉煌,高僧云集。早在北宋时期,苏东坡来石钟山,就留下了《上观音阁》诗。诗云:“岩上观音岩下湖,俨如南海旧规模。庭前翠竹千竿有,门外红尘半点无”。元朝末年,朱元璋与陈友谅在鄱阳湖大决战,朱元璋取得胜利后,登上石钟山,踌躇满志地吟诗一首:“一色山河两国争,是谁有福是谁倾?我来觅迹观音阁,唯有苍穹造化宏”。清末,湘军将领、后来做到兵部尚书的彭玉麟,为报慈恩,在石钟山特建报慈禅林,并亲题门额,还作诗作对。 
    石钟山观音岩临湖而立,峻峭挺拔。活灵活现的传说和诸多历史名家的咏唱,使其蒙上了神秘的面纱。很久很久以前,这里的岩石曾忽然崩裂,岩壁上现出观音石像。于是,山僧就依岩建阁祀之。阁成即名观音阁,岩因名观音岩,也称倒石岩。清朝乾隆时期,湖口当地有位名叫崔谟的进士,在《题倒石岩序》中记载:“倒石岩,世称观音岩。半壁临水,唯舟可渡。乾隆丁卯(公元1747年)春,阁南石裂如初,石隙中见‘喇嘛呢叭咪哄’六字。字横竖八寸许,笔画精工,镌亦古劲。予闻而趋视之,信矣。则所传观音像事,亦似可征。”想那崔谟进士出身,言之凿凿,必非虚妄。 
    但是,在石钟山活动时间最长、在宗教界和民间最有影响力的,还是明朝初年与开国皇帝朱元璋交谊深厚的赤脚僧。 
    赤脚僧法名觉显,他是湖口县历史上一位著名高僧。因其不分冬夏,赤脚云游,人们就都叫他赤脚僧。其生活年代元朝末明朝初,早年上庐山跟周颠仙修行,后赤脚云游四方,最后在石钟山岩洞落脚。传说终于修成正果,飘然成仙。 
    赤脚僧与朱元璋结缘,正是通过周颠仙。周颠不知何方人氏,幼患癫疾,在南昌城中行乞,因号周颠。朱元璋打下南昌时,周颠一副颠相,谒于东华门,拥抱马头大呼:“告太平”!朱元璋甚厌其烦,但仍念旧情,赐以烧酒。周颠狂饮不醉。周颠随朱元璋到了金陵。元朝至正二十三年(公元1363年)七月初,朱元璋欲西征陈友谅,问周颠是否可以。周颠不假思索地说:“可以”!朱元璋说:“彼已称帝,今与之战,岂不难乎”?周颠抬头仰视良久,稳首正容,把手一挥,果断地说:“上面没有他的。”出征时,朱元璋带上周颠。周颠举杖起舞,做壮士挥戈状,以示胜兆。行数日无风,诸军牵船上驶,苦累不堪。朱元璋问周颠:“怎么没风”?周颠回答:“行则有风,无胆不行则无风”。朱元璋继续行军,渐渐风起,越刮越猛。战船扬帆,借助风势,很快到了鄱阳湖口。这时,周颠感到他再留在军中也于事无补,又加上朱元璋也已很厌烦他了,于是,也不告辞就悄悄遁入庐山。此后不久,赤脚僧就到了庐山,跟他修行。 
    洪武十六年(公元1383年),赤脚僧受周颠委派赴金陵,入朝请报皇帝朱元璋,说“匡庐山中老人令我见天子言国祚”。朱元璋不见。赤脚僧痴痴守阙四年,终不得见,只好复归庐山。就在赤脚僧回来不久,朱元璋又心感其诚,赋诗寄之。 
    洪武二十五年(公元1392年),朱元璋患热疾甚危。赤脚僧来到庐山竹隐寺,见天眼尊者坐于寺中。少顷,一人披草衣而入。赤脚僧问:“何人”?天眼尊者开口说:“周颠也。今人主作热,颠持方药来,汝当从速送与服之”。赤脚僧从周颠手中接过药,即刻动身,日夜兼程,奔赴金陵。入宫,跪进温凉药二片,温凉石一块,放在金盘里碾碎,请朱元璋以水冲服。当夜,朱元璋热退病愈。赤脚僧千里送药,朱元璋甚是感激,亲制《赤脚僧》诗。诗云:“跣脚殷勤事有秋,苦空巅际孰为俦?愆销屡世冤魂断,幻脱当年孽海愁。方广昔闻仙委迹,天池今见佛来游。神怜黔首增吾寿,丹饵来临久病瘳”。 
    赤脚僧从金陵回来后,最终看中了石钟山洁净深邃的岩洞。深居洞中,修行悟道。石钟山临湖的百尺危崖之下,有许许多多石洞。入冬以后,湖水退去,洞门尽出。洞内透漏玲珑,光洁如璧,莫可言状。或左右旁通,上下数叠;或平坦宽敞,可容千人。蛇行过石峡,有天然石室三间。中间一间较为宽敞,仿佛厅堂。石壁上题“丹房”二字,还题有小诗,依稀可读。如“我来醉卧三千年,且喜尘世无人识”。又如“小憩千年人不识,桃花春涨洞门关”。左边石室,满地猪羊蹄甲,禽鸟翅爪,一片狼藉;右边石室则净无纤尘。石壁上有题词,虽已模糊,但略可辨识。乃“赤脚僧修行于此”八字。近旁还留下了赤脚僧一首自嘲诗。诗云:“借骑白鹿出庐山,自笑身闲心未闲。跣足难寻干净土,红尘游遍十年还”。 
    赤脚僧圆寂后,朱元璋特赐厚葬,并建白石塔。塔的基石上,赫然刻有鎏金“御制”二字。 
    石钟山宗教文化直接与帝王结缘,其影响无疑更加深远。 
  
六  妙趣横生的奇石文化 
  
    上、下石钟山屹立于鄱阳湖口东岸,双峰对峙,相距仅一公里。乘游船从江上或湖上远远望去,作山看,则是两座小巧玲珑的石头山;作石看,则是两处壁立千尺的奇石。 
    唐代江州刺史李渤于长庆元年(公元821年)来鄱阳湖口,见上、下石钟山“欹枕潭际,影沦波中”,称之为“双石”。进而扣石聆音,发觉“南声函胡,北音清越”。认定上、下石钟山“泽滋其山,山涵其英,联气凝质,发为至灵”,才有如此“铜铁之异”的奇石,因名“石钟”。 
    宋代右丞相周必大也是为石钟山作记的名家之一。他在文中称上、下石钟山为“上钟石”、“下钟石”。他还执意找到了李渤曾经敲响的两块奇石。文中说,上、下石钟山“山前数石绝奇巧而不宏壮,全类假山”。并说上石钟山“一石高四尺,扣之有奇声,东坡所笑者也”。下石钟山“攀援而上亦有一石,阔丈余,可扣击,他石否然”。所以他认为“李渤所谓南声北音也未为无据”。 
    从石钟山溯湖而上九公里处,万顷碧波中,一峰独立,这就是鞋山。鞋山为南北走向,南高北低,四面峭壁,形状如鞋。汉代桑钦所著《水经》称鞋山“孤石介立大湖中”。一语中的。 
    上、下石钟山和鞋山都是石灰岩结构,经过千万年的浪涛搏击和风雨侵蚀,地表留下了丰富的奇石景观。上、下石钟山地处江湖交汇之要冲,自然石林历代都有不同程度的破坏。现存于地表的石头,虽是东鳞西爪,但千姿百态,突兀嶙峋,构成一处处奇石小景。石钟山的假山假石却也有天造地设之妙。150多年前,彭玉麟主持修建石钟山园林时,在浣香别墅内,“列石则皱、瘦、透三者皆具,另撑石笋一枝,望之如箨甫惊雷,有凌云之慨。对立响石,扣作渊渊声”。鞋山的石林却基本保存完好。穿行在石谷、石洞、石隙之间,不由得深深地赞叹大自然的伟力。千奇百怪的石头,栩栩如生,惟妙惟肖。如玉兔东奔石、蛤蟆望月石、狮身人面石、千年寿龟石等。目前,鞋山叫得出名字的石头有20多处,每一处都有一个娓娓动听的故事。令人拍手称奇的是,鞋山北端山脊云眠亭中的云眠石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酷似鞋山,简直是云雾缭绕的鞋山的缩影。 
    上、下石钟山和鞋山与高山大岳相比,确实是三块小石头。因其小,而又镶嵌在大江大湖的怀抱,无怪乎人们称之为精美的盆景。早在宋代,会嵇郡王杨次山就吟有“真山从作假山看”的诗句。或许是从奇峰异石得到灵感,宋时湖口人李正臣就蓄异石九峰,精心制作成盆景,赢得当时苏东坡、黄庭坚等社会名流大加赏识。 
    苏东坡曾三次来湖口。第一次送长子苏迈到德兴县任县尉,路过湖口,月夜泛舟,探访石钟,写出脍炙人口的名篇《石钟山记》。第二次是被贬岭南,再过湖口,见玲珑宛转的异石九峰,即名之为“壶中九华”,并“欲以百金买之”。欣然作七律诗《壶中九华》。第三次是遇赦北归,又过湖口,觅“壶中九华”石,谁知已被好事者取去。苏东坡懊悔不已,复步前韵,又作一首《壶中九华》七律诗,慨叹“尤物已随春梦断”。黄庭坚是苏东坡的好友,公元1102年来湖口,李正臣捧苏东坡《壶中九华》诗来见。此时,苏东坡已去世。黄庭坚万分感慨,用苏诗原韵,也作一首《壶中九华》诗。诗的末句是“赖有双钟难席卷,袖椎来听响玲珑”。意思是,幸好上、下石钟山谁也不能拿走,带着槌儿来敲响石钟的千古奇音吧!黄庭坚已把上、下石钟山看成两个精美的盆景了。 
    黄庭坚还著文记述了与“壶中九华”并称的另一奇石。文中说:“有老巫邹生,以三奇石随高下体著成屏风三叠”。黄庭坚戏名为“肘后屏风三叠”。“石色绀青,嵌孔贯穿,击之铿铿,云雨之上,诸峰隐现”。黄庭坚觉得此石十分怪异,不亚于“壶中九华”。并说“他日湖中百怪并出,当以此两石为祖”。 
    英雄石屹立于上石钟山西北面水中,与上石钟山仅一步之遥。一石卓然出群,突出水面,高十余米。石之顶部,有一块略呈四方形的巨石,好象是叠上去似的,称英雄石。相传1363年夏,常遇春从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于鄱阳湖。在一次战斗中,陈友谅骁将张定边奋勇向前,直逼朱元璋帅船。慌乱中帅船搁浅,被陈友谅军包围。这时,常遇春从岸上赶到,以枪挑起一块巨石向敌军砸去,巨石稳稳地落在挺立水面的石笋上。陈友谅军见常遇春如此英勇,吓得纷纷后退。英雄石上,至今还留有枪戳的窟窿。长期以来,英雄石一直是勇敢者十分感兴趣的攀登目标。